不喜欢口红只是自我催眠。

中午烫伤了。挺疼的。

现在腿上还有未褪的水泡和斑驳的痕迹。

虽然被烫的那一刻脑海里是想到死猪不怕开水烫。

虽然冲凉水的时候还是很想哭。

但我憋着啦。

我还笑着对舍友说,只要不毁容就好。

她说,你心真大。

还不是装的。

希望这辈子不会再出现2018这样难熬的一年。

在十八岁的尾巴,我喜欢上了一个男生。
在遇到他之前,我以为我是一个对恋爱很理智的人。
他不是我第一个喜欢的男生,也不是第一个让我在他身上花心思的男生,说实话他身上也没多少我喜欢的特质。
我们拍子对上了。
我着了魔一样喜欢他。
他的好我能说上一天一夜。
失恋后,我打电话给我的朋友,她越骂我哭得越凶,我越想他。
她最后妥协说,如果聊他的好能让你开心,你就跟我聊吧。
他身上也有很多缺点啊,我都知道。
我也知道他看不起我,他的阅历摆在那里,而我还住在象牙塔。
他当时哭着说,不想让我吃苦。
这样懂事的他,却不属于我。
我跟他说,过完今年,我就放弃你了。
八月了。
看了下日历,有点庆幸明年的春节来得比较晚。

好像疯狂地迷恋烟草染在指间和发丝上的味道。
也迷恋将香烟夹在指间的动作。
迫不及待想要出去租个小单间,有个小冰箱,放盒香烟在里头。
毕竟每次兴冲冲地买包烟,抽一两支就感觉索然无味了。

自从一月份崴了脚,一直没完全好。很烦。
纹身十天了,结的痂也掉了,这辈子是去不掉了。一个月后可以去加深颜色。去不去?
有时候在想,要是时间能倒转到大一开学的那天,我不上台竞选班长,当个小透明,是不是会开心很多很多?大概也是会谈一场恋爱,独立而又不抱有未来希望的恋爱。
李榕说我总在帮他找借口。
晓潼说我很没主见没自我。
不过失恋后我回归叛逆了啊。
自残抽烟纹身日常作死。
我妈总对我说,你是单纯的孩子,要干干净净。
我这样真的是让她失望透了啊。

亲爱的节日快乐。
喜欢你两年半了。
去年夏天就想纹你的名字,今天终于去纹了。
我敷了麻药都很疼,真不敢想象不敷麻药是什么样。
嘿,我喜欢你。

感觉做了一场两年的梦。
大概很快我就要有一个纹身了。
太丧。
这种心态太糟。
难度会被不喜欢。

睹物思人。愁。

你不知道,我小时候摔了一跤。
所以背上有块肌肉,只要坐久了,就会很难受地酸痛。
还好我自己的手够得着。

傍晚看着太阳下山。想到我们曾经打赌一分钟内太阳会完全下山。打开手机计时,发现没有你在身边,太阳慢下来了。
能不能不要在未来的某天对一个女生说:我跟你赌五毛,一分钟内,太阳会下山。

梦里是你,醒来听到你喜欢的歌,真折磨。

大概是要团购胃药了

刚在一起的时候,我说,要把你的胃养好。

你说,第一次有人这么跟他说。

以后我们出门的时候,我总随身带着你的胃药。

我跟晓潼说,据说有酒窝的人,肠胃不好。

她说,你的酒窝越来越深了,是不是胃越来越不好了。

是啊。

可是现在,你离开了。

瘦了。腰围一尺八。又怎样。

离开了你,回归独立,立起防城。
带着脚上四五个水泡独自去医院。
久违的心悸。
跟着同事出去谈合同,头晕头疼一个晚上。
同事说:不要吊死在一棵树上。
同事说:你就这么放心跟着我出来?
我笑了笑。
我在乎的人怕是不在乎我了。
一个人了。

你离开后,那些难受不开心委屈又要藏起来了。

今天抽了三四支烟。
舍友说,你真的叛逆。
头发和指尖是烟草的味道,突然有点着迷。
我说,抽完这包就不抽了。

长大要面对好多啊。

我想嫁给你,你好好努力好不好。

我大概没什么机会了。
很想一觉醒来看看五年后的我们。
现实太残酷。

有些事情,是本能。

最坏的结果,就是不在乎。

内心的黑暗,只有自己才知道。
我没有那么善良。

两个星期前崴了脚,贴了两天药膏。还没完全好。
今晚用棉签擦药油的时候随口一提,爸爸二话不说就从被窝里跑出来帮我擦药油。爸爸说这个崴伤一定要处理好,不然以后容易受伤。鼻子有点酸。
我很幸福。
很想一辈子不长大不嫁人,就待在爸妈身边。

自愈能力比自己想象的要差

可是我没过过圣诞节。

妈妈以前跟我说:祖奶奶说生病了吃两大碗米饭,病就好得快。
胃痛到直不起腰,吃了两次药还是无济于事,送来的外卖还是凉的,今天还受了委屈。
真糟糕。

我还要不快乐多久。

你不知道我有多难过。

123
©Yeekai | Powered by LOFTER